位置:重庆新闻网 > 电子科技 > 正文 >

国民党潜伏大陆最后一名少将特务在贵州落网

2019年09月19日 00:28来源:未知手机版

肯德基半价活动,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影评,vue-router

中新网贵州新闻9月12日电 (记者 张伟)提起建国初期公安机关剿匪反特那段光荣岁月,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潜藏8年的国民党高级特务郑蕴侠在我省务川县濯水镇被抓获。为将这个策划指挥过多起血案的大特务抓捕归案,周恩来总理曾指示西南公安部:活要见人、死要见尸。2009年7月,102岁的郑蕴侠走完了他的一生。临终前他表达了最后一个没有实现的心愿——就是回到重庆校场口看看,站在历史面前忏悔。

特务生涯

1907年,郑蕴侠出生在江西一个官宦家庭,从小在四川、重庆两地长大。父亲郑宗尧是留日东京帝国大学高才生,同盟会成员,回国后曾在孙中山的大元帅府任职。成年后的郑蕴侠考入上海法学院法律系,后又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

北伐战争打响后,郑蕴侠参加了北伐队伍,在何应钦的第一军军法处担任上尉军法官。凭着上海法学院和黄埔军校这两张“过硬文凭”,他很快受到了当时国民党陈立夫、陈果夫兄弟组织的CC系的青睐。郑蕴侠清楚的记得,加入“青白团”(后来改为“青年社”)时是在陈果夫家的地下室完成的——“那个地方烛光惨淡,冷气逼人,让人觉得恐怖阴森。”

1938年3月,台儿庄大战打响,郑蕴侠奉令率领一支政工队支援前线,参加了炮火连天的滕县守城战,苦撑到援军赶来,亲眼目睹抗日名将王铭章壮烈殉国。对此,他曾满含仇恨地改写岳飞的《满江红》:“驾长车踏破富士山缺。壮志饥餐倭奴肉,笑谈渴饮东洋血”,以表达自己抗日之志。

但抗战胜利后,“反共”却成了郑蕴侠的主要工作。着名的重庆“沧白堂事件”、“较场口血案”,郑蕴侠便是重要的参与者和指挥者。

据郑蕴侠回忆,1941年1月4日,皖南事变第二天,他的黄埔老师周恩来亲自为《新华日报》题写“为江南死国难者志哀!”“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的题词,声讨国民党顽固派。

时为重庆当局新闻检察官的郑蕴侠亲自带领小特务去《新华日报》捣乱,试图阻挠共产党向社会揭露真相。周恩来得知后指着郑蕴侠的鼻子大骂他是黄埔学生的败类,随即带领八路军办事处的工作人员义无反顾地走上街头向重庆群众发放《新华日报》。

事后,气急败坏的郑蕴侠匿名向周恩来邮寄了两颗子弹相威胁。

1946年2月6日,他接到上峰通知:中共10日要在重庆校场口举行“陪都各界庆祝政治协商会议成功大会”,命令其伺机破坏。

2月10日7时,郑蕴侠带领大小特务进入会场。当大会主席、着名学者李公朴准备发言时,站在一旁的郑蕴侠摘下帽子连挥三下,发出行动信号,早已布置在台上的特务们一拥而上,对李公朴拳打脚踢。李公朴全身受伤出血,现场群众见状,高呼“不准特务行凶!不准打人!”这时,场外的特务也拥进来,对参加集会的民主人士和群众一阵乱打。见郭沫若受伤不重,郑蕴侠还指使旁边的几个特务:“架到后面去,好好招待他一顿。”?

1949年,国民党重庆当局将各种特务组织组成的“重庆反共救国总队”纳入正式编制,扩建为“国防部新编反共救国军第一军”,任命郑蕴侠为少将政治部主任兼军特别党部书记长。为阻止解放军进军步伐,重庆卫戍总司令杨森召集郑蕴侠等人组建了一支“东西山游击纵队”,妄图阻止重庆解放。但解放大军一到,这支队伍顷刻间便土崩瓦解。眼见大势已去,郑蕴侠也开始了他的逃亡生涯。

逃亡之路

1949年11月16日,距最后一班撤台飞机起飞还有4小时,身为党国重要人物的郑蕴侠接到命令,让他负责烧毁所有机要文件,撤出重庆。此时,重庆的两座机场先后被我解放军摧毁,唯一通往台湾的路就是赶到成都,搭乘最后的航班。

“本来我是有机会逃往台湾,没想到我的司机李增荣被地下党策反,途中对车子做了手脚。”郑蕴侠回忆,自己干了这么多年的特务,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司机竟然在他眼皮子底下被地下党做了工作。

本文地址:http://www.cqjhjl.com/dianzikeji/13005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